异次元的玫瑰

赌约。『2』

(后面的一发就被屏(`⌒´メ))

于是在与富勒姆的比赛中mo像打了鸡血,每每他拿球突入禁区,替补席上的洛夫伦就感到一阵心惊,他从没想过真的让mo反攻,只不过是哄他罢了,但是显然mo对他的随口应承很是认真。终于在比赛第41分钟mo迎来进球的时候,他随着庆祝的球迷一起跳起,暗暗的骂了一句“oh shit,我为什么要和这个上赛季爆种刚拿了金靴的人打赌进球,赌的还是自己的屁股?!”​

只见mo一个滑跪庆祝后,用得意的目光搜索了一下替补席上的洛夫伦,洛夫伦心里暗叫不好,盘算着要不要在萨拉赫提出要求之时靠着自己高大的身体先推倒对方给他一次难以忘怀的性经历以求躲过一劫好了。

中场休息在洛夫伦的忐忑中到来,他走进更衣室,却一反常态的没有鼓励大家,只是默默地坐在自己那里装模作样的整理衣服,mo看了觉得好笑,又坏心的不去戳破他,只是在上场前大家集体鼓劲儿时一边盯着洛夫伦的眼睛一边说“我会努力再进球的,争取这一场像阿老师一样戴帽。”​

洛夫伦的嘴唇抿紧了,他当然希望mo状态爆棚,赶走那些这赛季开始就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无端指责和谩骂,但是他又担心mo比赛后真的向他讨要起自己的随口承诺来,他真的没想好怎样面对。他就这样维持着纠结的状态,直到裁判吹响三声长哨,mo向他走来,嘴里还在嘟囔着自己差点儿就能进两个了,手还不自觉的整理着自己的蓬蓬头。

“他真可爱。”洛夫伦心里想着,可是mo下一秒的话就令他不自觉的一颤。“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吗?我今天可是进了第一个球呢!”“呃。。。当然记得。”mo笑起来,把他的迟疑当成了羞涩,刚刚满场飞的疲惫一扫而光,“我先去收拾一下,一会一起回家。”

mo脱下汗湿的球衣随手一丢,站在花洒下面冲水,感受着温热的水汽氤氲开来,他幻想了一下洛夫伦的脸、肩膀、胸口一路向下,嘴角忍不住挂上一丝笑意。

洛夫伦正忐忑的在更衣室等他,队友们都陆续收拾好回家了,mo总是在最后一个队友出更衣室的时候准时出浴,不了解他的人会以为他害羞,而洛夫伦知道他只是一向慢悠悠的罢了,只是今天,队友们都走了好一会儿,浴室哗啦啦的水声还是没有停下来,这次他用的时间似乎过于的久了。

他怎么了?洛夫伦担心的走进浴室,看到mo在朦胧的水汽里,闭着双眼微笑,大概只是陷入幻想忘记了时间,水珠顺着他的肌肉线条不住的滑落,像是那些古老神话里描绘的勇士和天神。中东的血统让他的面庞有一种别样的迷人风情,浓密的睫毛在眼下遮出一片好看的阴影,眼眶深陷显得鼻梁更加挺拔,小麦色的健康肌肤让人一看就想到埃及炽烈的太阳和混着尘土味道的热浪。


赌约。『1』

(实在是想自己开车的小短篇)
(结果基友对构思大为不满 被逼把过程改到无限曲折 我的车遥遥无期(つд⊂))

洛夫伦最近心情很是复杂,原因是和他和自己的队友萨拉赫的在ins上频频互动本意是想向全世界宣告对这个甜心的主权,却没想到给自己带来了个“埃及艳后”的名号。

“Mo,这群人怎么回事啊?我怎么可能是埃及艳后。你看看我这肌肉,”洛夫伦把手机放进更衣室的柜子,套上训练服径直向mo走去,手掌自然而言的想要去抚摸mo的蓬蓬头,“真不知道他们要是知道你昨晚哼哼唧唧向我求饶的样子会不会大跌眼镜。他们的埃及国王哦...哎我去!”

洛夫伦感到臀部一阵钝痛,被他打趣的那位埃及甜心,哦不,那位为利物浦攻城拔寨的爸爸,头也不抬的用左脚精准的踢了他的屁股,然后扭头出了更衣室。

“mo,亲爱的,哈比比,my love”洛夫伦跟mo后面讨好的唤他,mo根本不理,绷着脸走向训练场角落里的一颗足球,用力的把它抽入球网。

洛夫伦看着mo毫无要和他搭话的意思,知道自己又惹这个傲娇鬼生气了,于是捞起两颗足球捂在胸前,冲到mo面前霸占了他所有的视线,边说边故作妖娆的扭动“mo,我就是你的埃及艳后啊,你不看看我有多火辣吗?mo,我的埃及国王。”

“那你今晚让我艹。”萨拉赫终于开口,神情上不像有半点能还价的余地。

是安抚这只炸毛的小兽,还是捍卫自己做1的尊严?洛夫伦眼睛一转有了主意“mo,明天还有比赛呢,你不怕渣叔罚你嘛。你看看曼城和切尔西如狼似虎啊!咱们还得靠你进球呢。”

mo白了他一眼“不让算了”然后作势要去踢下一颗足球。

洛夫伦知道,mo不理他可能只是装样子傲娇,可说出算了就是真生气的前兆,他可在这两个字上吃过不少苦头,于是连忙说“让让让,可是你要保证状态先踢完比赛,这样吧,你每进一球我就让你来一次,怎么样?赌不赌?”

“一言为定。”他的甜心一下子笑了起来,那笑容洛夫伦再熟悉不过,像是一束阳光温暖了清冷的利物浦。

我不管我不管这就是哼花官方结婚照!